联系方式

肇事逃逸事故中保险人是否承担赔偿责任

  一、基本案情 

  张某于2008年111日为其所有的小轿车在某保险公司投保交强险和商业三者险(赔偿限额30万元),保险期限自2008112日起至2009111日止。20099222时许,张某驾驶该车由东向西途径112国道某村路段时,与驾驶电瓶车由南驶入国道的陈某发生碰撞,造成双车受损电瓶车驾驶人陈某受伤的交通事故。事故发生后张某驾车驶离现场,行入12公里外的县城后拨打了110120。次日早晨,张某到交警部门配合调查。交警部门作出事故认定,认定张某交通肇事后驾车驶离现场,承担事故全部责任。陈某因交通事故受伤住院78天,经鉴定构成8级伤残。20104月,陈某将张某及某保险公司诉至法院,要求判令张某和保险公司连带赔偿原告医疗费、住院伙食补助费、护理费、误工费、残疾赔偿金、精神损害抚慰金、康复费等合计181804元。保险公司辩称,事故发生后,被保险人或其允许的驾驶人在未依法采取措施的情况下驾驶被保险机动车或者遗弃被保险机动车逃离现场,保险人不负赔偿责任。 

  二、不同观点 

  第一种观点认为:根据《机动车交通事故强制性保险条例》第二十四条规定,机动车肇事后逃逸的道路交通事故中受害人人身伤亡的丧葬费用、部分或者全部抢救费用,由救助基金先行垫付,救助基金管理机构有权向道路交通事故责任人追偿。因张某存在交通事故逃逸的行为,故赔偿主体应为救助基金管理机构,保险公司免除赔偿义务。且商业三者险根据保险条款约定,免除赔偿责任。 

  第二种观点认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规定,除交通事故的损失是由非机动车驾驶人、行人故意碰撞机动车造成的情况之外,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人身伤亡、财产损失的,由保险公司在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而且《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例》并未将“机动车肇事后逃逸”纳入法定除外责任范围,即肇事逃逸行为不属于除外责任,保险公司应当赔付保险金,因此交强险不能拒赔。商业三者险如果保险合同明确约定肇事逃逸属于责任免除条款,如果保险人尽到对该条款的提示告知义务,则商业三者险可以拒赔。 

  三、笔者意见 

  笔者同意第二种观点。理由如下: 

  首先,张某的行为是否属于交通肇事逃逸?《交通事故处理程序规定》第八十五条规定,“交通肇事逃逸是指发生道路交通事故后,道路交通事故当事人为逃避法律追究,驾驶车辆或者遗弃车辆逃离道路交通事故现场的行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条:“在道路上发生交通事故,车辆驾驶人应当立即停车,保护现场;造成人身伤亡的,车辆驾驶人应当立即抢救受伤人员,并迅速报告执勤的交通警察或者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因抢救受伤人员变动现场的,应当标明位置。乘车人、过往车辆驾驶人、过往行人应当予以协助。”交通肇事后逃逸的主观方面即行为人的主观动机,交通肇事后逃逸的动机一般是逃避抢救义务以及逃避责任追究。客观方面是驾驶车辆或者遗弃车辆逃离道路交通事故现场的行为。交通肇事后逃逸行为的空间要素,即该行为是否仅限于“逃离事故现场”肇事逃逸和交强险。本案中,张某在发生交通事故后并没有保护现场和抢救伤员,而是驾车驶离现场,虽然嗣后有报警行为并到交警部门配合调查,但是并不影响其已即成事实的逃逸行为。因此,张某的行为应认定为交通肇事逃逸。 

  其次,那么张某肇事逃逸是否影响交强险理赔?根据《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例》第二十二条:“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保险公司在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责任限额范围内垫付抢救费用,并有权向致害人追偿:(一)驾驶人未取得驾驶资格或者醉酒的;(二)被保险机动车被盗抢期间肇事的;(三)被保险人故意制造道路交通事故的。有前款所列情形之一,发生道路交通事故的,造成受害人的财产损失,保险公司不承担赔偿责任。”第二十四条:“国家设立道路交通事故社会救助基金。有下列情形之一时,道路交通事故中受害人人身伤亡的丧葬费用、部分或者全部抢救费用,由救助基金先行垫付,救助基金管理机构有权向道路交通事故责任人追偿:(一)抢救费用超过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责任限额的;(二)肇事机动车未参加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的;(三)机动车肇事后逃逸的。”保险人往往依据以上条款认为凡是机动车肇事后逃逸的,即使知道机动车投保有交强险,保险公司也无义务垫付,作为受害人只能向社会救助基金要求垫付。但是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五十三条规定:“机动车驾驶人发生交通事故后逃逸,该机动车参加强制保险的,由保险公司在机动车强制保险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机动车不明或者该机动车未参加强制保险,需要支付被侵权人人身伤亡的抢救、丧葬等费用的,由道路交通事故社会救助基金垫付。道路交通事故社会救助基金垫付后,其管理机构有权向交通事故责任人追偿。”因此,本案中即使张某有交通肇事逃逸的情形,保险人也应当承担保险责任。即使保险公司赔付的对象是否包括肇事逃逸者?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是我国法律规定实行的强制性保险制度,实行这一制度旨在为交通事故受害人提供必要的保障。《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例》第二十一条规定的交强险赔偿的对象是被保险车辆致害的交通事故受害人,在交通肇事逃逸的情况下,保险人赔偿的对象是受害人而不是肇事逃逸者。交通肇事逃逸是一种严重的违法行为,甚至可能导致犯罪,如果此时保险人仍承担垫付和赔偿责任且不向致害人追偿的话,等于是对交通肇事逃逸行为的变相鼓励。因此,对于本案,陈某要求保险公司承担赔偿责任的请求应获得支持,并且应支持保险公司向张某进行追偿为宜。 

  再次,陈某要求保险公司在商业三者险范围内理赔是否合理?商业三者险与交强险的法律性质并不一致不同。商业险是投保人为分散风险、分散自身责任而投保的保险,交强险则更具公益性,它的首要目的在于为交通事故受害人提供基本保障。《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例》未将交通肇事逃逸列入免除保险公司赔偿责任的四种情形之中。《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五十三条也明确规定,机动车驾驶人发生交通事故后逃逸,该机动车参加强制保险的,由保险公司在机动车强制保险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对商业三者险来说,保险合同是投保人与保险人约定保险权利义务关系的协议,“肇事后逃逸免赔”的合同条款由双方协商确定,不违反我国法律规定,也有加大逃逸者的违法成本从而促使其遵章守法的导向作用,保险人对免除保险责任条款依法应履行必要的提示义务和明确说明义务。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条规定,因本案肇事逃逸系法律规定的禁止性行为,保险人依法只需履行提示义务,该免责条款有效。因此本案中只要保险人对“肇事后逃逸免赔”的合同条款对张某履行了提示义务,则该保险条款有效。保险公司不承担商业三者险的保险责任。陈某的合理损失交强险不足以弥补的由张某自行承担。 

  综上所述,笔者认为,对于肇事逃逸的交通事故中保险人的赔偿责任问题,应根据不同的情形确定赔偿责任。如果肇事车辆未投保或因逃逸无法确定肇事车辆的投保公司,应由救助基金先行垫付抢救、丧葬费用;如能确定肇事车辆的保险公司,保险公司应在交强险范围内赔偿受害人合理的损失。商业三者险是否承担赔偿责任,应当视保险公司是否对“肇事后逃逸免赔”的免责条款对投保人履行了提示告知义务而定。 

  (作者单位:河北省涞水县人民检察院) 

来源:正义网
<友情连结> 湖南足球协会官网 陕西浪潮足球俱乐部 湘涛足球俱乐部 天星生物药业 西安_e览网